咖啡壶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咖啡壶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YouTube在谷歌创造的辉煌将在Instagram身上重现新日

发布时间:2020-01-16 02:04:41 阅读: 来源:咖啡壶厂家

硅谷网讯 今年初,凯文·希斯特罗姆(Kevin Systrom)和Instagram的团队成员一起来到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位于一楼的玻璃办公室,接受所谓的“扎克审核”。他们提交的是Instagram被Facebook收购后开发的首批新功能中的一个。但新老板并没有对他们的发展方向作出指示,而是与之探讨了如何在新的框架内保持独立。“那是一次有趣的审核。”Instagram产品经理格雷杰·霍奇穆斯(Gregor Hochmuth)说,“我们提交方案后,马克很喜欢,然后他说,‘这个时候,我通常会告诉团队该做什么,但我希望信守诺言,让你们自己负责。所以我不会给出建议,是否采纳由你们自己决定。’”

这让一些与会者颇感意外。“Facebook CTO麦克·斯克洛普夫(Mike Schroepfer)事后对我说,‘我从没见过马克在任何一次产品审核中让团队自己决定。他通常情况下都比较果断。’”希斯特罗姆回忆道。

扎克伯格有意采取这种不干涉的管理方式。自从斥资10亿美元收购Instagram后,他便反复面临这样一个问题:Instagram是否会丧失魔力?是否会充斥广告?是否会像之前的Gowalla、Beluga、Drop.io一样并入Facebook?但扎克伯格并没有对希斯特罗姆的决策指手画脚,而是让他在Facebook内部获得了相对的自主权。

希斯特罗姆最近接受《Fast Company》采访时就曾表示,他已经获得授权,以有机的方式开发自己的产品,在探索商业模式时不能影响忠实用户的体验。“我们背后似乎没有一家大企业在操纵战略。”希斯特罗姆说,“Instagram应该被当做一家独立实体来看待。不过,我们与Facebook的使命非常契合。股东的长期价值将比现在大得多。”

顾虑犹存

Facebook与Instgram之间的关系,跟谷歌与YouTube的关系非常相似。谷歌2006年收购了YouTube,并将其成功打造成了摇钱树,这很大程度上源自充分的放权。“我脑子里立刻就想到了这个成功模式:保持独立,获取资源,持续自主。”Instagram商业运营总监艾米丽·怀特(Emily White)说。

但由于近期价值10亿美元的硅谷收购交易喜忧参半,有失败的(惠普收购Palm),有破裂的(苹果洽购Dropbox),也有刚刚完成的(雅虎收购Tumblr),所以最终结果如何还难有定论。Instagram的团队对在Facebook内部的发展前景也颇有顾虑。“说实话,Facebook的收购历史令人担忧,我们担心自己也会被抛弃,甚至被关闭。”Instagram工程师谢尼·斯维尼(Shayne Sweeney)说。

Instagram联合创始人麦克·克雷杰(Mike Krieger)表示,他早在这笔交易之前就研究过失败的收购。他承认,总是会有各种各样的未知因素掺杂进来。“我就不具体说名字了,但我们经常会听到这样的收购案例:‘我们被收购的第二周,他们就让我们把所有的数据转移到另外一个系统里;第三周,他们撤换了我们的管理层;第四周,他们改变了我们的产品流程,公司已经面目全非了。’”克雷杰说,“当然,个性与文化总是有可能发生冲突,但在整合之前,这些都是无法确定的。你只能安慰自己说:马克向我保证过。”

履行承诺

从各个方面来看,扎克伯格的确履行了自己的承诺,向Instagram提供了资源和经验,并让他们保持自己的发展方向。他甚至允许希斯特罗姆继续留在旧金山,但希斯特罗姆还是选择搬到设施更加完善的Facebook总部。克雷杰解释道,Instagram学到了很多企业经营技巧,并且获得了大量资源,例如工程、公关、法律、安全和垃圾信息过滤。“我们可以对Facebook工程师说:‘我们遇到了一个挑战。’他们会告诉我:‘我们一年前就解决了。’”他说,“这样一来,我们就可以少走一年的弯路。”

这些资源使得Instagram可以着手开发很多早就开始规划的项目,例如Photos of You标签功能和最近推出的视频功能。在以前,由于主要精力都集中于维持服务的流畅性,这个规模不大的团队无法顾及如此多的项目。“Instagram的收购已经成为Facebook的一个非常优秀的模式。”扎克伯格说,“相比于融入我们的团队,这可以让他们专注于产品,并快速做大规模。”

益处并非单方面的,更大的目标是在Facebook和Instagram之间建立一种共生关系,让这两家公司之间的界限越来越模糊。例如,Instagram的办公室并没有单独隔离开来,他们的办公区域和员工其实已经与Facebook融为一体。就连Instagram的T恤也在Facebook园区内越来越流行——穿着Instagram品牌服饰的人多过Instagram的员工总数——表明这家创业公司的基因正在扩散。“凯文和麦克现在对整个Facebook和我们开发的各种产品都有着极大的影响力。”扎克伯格最近说。

克雷杰则表示,所有人都可以在开发过程中测试Facebook的移动产品,并且直言不讳地提供反馈。“我会直接说这里有点奇怪,能不能改进一下?十分钟后,产品经理或工程师就会过来找我沟通。他们不会认为,‘你是Instagram的人,你不能对Facebook Messenger指手画脚。’”最近查看Facebook内部的个人资料时,克雷杰发现自己得了一个“漏洞汇报员”的徽章。

相互学习

Instagram与Facebook之间的相互影响还体现在其他方面,例如,Facebook的Android团队最近在就在模仿Instagram的应用滚动效果,但却始终不得其法。

“这表明Facebook在努力改造移动业务。”Instagram工程师斯维尼说,“他们在努力提升应用性能,这也是马克的首要任务。”他回忆说,扎克伯格曾经安排Facebook与Instagram团队一起开过一次会,“我们进入房间,里面有10个Android工程师,他们张嘴就问:‘请问你们是怎么做到的?’我们跟他们交了底,这可是我们的秘密。不到48小时,他们就解决了问题。”

我们从没向其他人透露过,但我们现在可是一家公司的同事。”Instagram产品经理霍奇穆斯说。

让团队之间以合作者的方式来思考问题,而不要相互为敌,也是这起收购的一大目标。希斯特罗姆说,扎克伯格收购Instagram不是为了迫使团队之间通过竞争提升效率——内部竞争弊大于利的例子太多了,微软就是其中之一。“马克的理论是,我们所做的所有事情都存在重合。例如,Instagram和Facebook Photos之间肯定存在重叠,但让他们更好地融合通常更加有利于公司发展。”希斯特罗姆解释道。

Instagram也意识到,完全相互隔离可能会面临一些风险。“两三年后,人们有可能会发现,这两款服务的功能几乎完全一样,但却无法协同和连接。”他说。

(责任编辑:硅谷网·)

上一篇:韩国总统今日起访华 三星等企业大佬随行

下一篇:日本科学家研发谷歌眼镜克星 对“YouTube在谷歌创造的辉煌,将在Instagram身上重现”发布评论

预约挂号网

网络预约挂号

网上挂号预约系统

预约挂号合作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