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壶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咖啡壶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学者称指标非万能灵药勿让数据分析束缚创新

发布时间:2020-02-03 04:17:41 阅读: 来源:咖啡壶厂家

北京时间11月12日消息,在加拿大蒙特利尔国际游戏峰会期间,加拿大技术文化、艺术与游戏协会研究者,社会学家简·惠特森(Jen Whitson)发表演讲,讲述数据指标对游戏产业,以及游戏开发者的影响。

简·惠特森开宗明义,强调自己并不主张完全放弃数据指标(分析),她认为指标能帮助开发者理解游戏如何影响用户,但若开发者过分依赖指标分析,将有可能步入危机而不自知。作为一位从数据监控领域转行做游戏产业研究的社会学家,惠特森感慨,某些趋势正在游戏行业内蔓延。

在演讲中,惠特森以美越战争期间著名的胡志明小道事件为喻,称高技术含量的分析有时并不可靠。1968年初,美军在胡志明小道投下20多万枚电子传感器,希望为美军轰炸机提供准确的资讯,而越军则以牛群、猩猩、猴子作为干扰,使得美国计划落空。基于电子传感器收集来的情报,美军将炸弹投向许多荒无人烟之地,“除了浪费金钱,没有实现任何战略意义。”

惠特森指出,在数据驱动型设计越来越重要的今天,社交和移动游戏开发者可以以美军为鉴,吸取经验教训。但她认为,随着游戏从业人员工作强度激增,在现实厄境下,很多开发者的创意和灵性被压抑,逐渐走向枯竭。“在很多方面,我认为游戏开发者就像煤矿里的金丝雀。”她说。

万业皆如此,游戏非孤例。在惠特森看来,诸如工作室关闭、人才求职艰难等一切行业危机,均是资本主义催生的恶果。随着时间推移,社会巨变,家庭式经营已无立锥之地,被巨型企业的流水线工作所取代。对于员工来说,长时间重复做同样的工作很容易让人麻木,因而很多人会从一家公司跳槽到另一家公司,从一个项目转投另一个项目,并于此过程学习各种技能,持续挑战自我。惠特森称这种现象在游戏行业很常见,它要求开发者不停更新自己的技能,最终却有可能样样通样样松,缺少独挡一面的专业能力。“游戏开发圈精尖劳动力紧缺,这已成为当代社会的一个缩影。”

在主机游戏时代,游戏制造商、发行商和玩家权力不平等,所幸当前游戏产业正经历巨变,主机游戏走下坡路(利润空间极度紧缩),乘势而起的移动游戏带来了新气象。

惠特森以《愤怒的小鸟》为例,称该游戏开发成本区区数十万美元,却打造了一个价值数亿美元的商业帝国。与主机游戏市场相比,惠特森认为以怒鸟为代表的移动游戏发展趋势令人鼓舞,但问题依然存在。“要知道,在Rovio押宝《愤怒的小鸟》成功之前,他们已经制作了51款游戏却无一成功,甚至处于破产边缘。”她说。

如果没有数据指标分析,《愤怒的小鸟》不可能如此成功——借助可轻松追踪的指标和A-B测试,休闲游戏开发者能够使用实时反馈来优化游戏,实现营收最大化。“游戏圈不明白像《Farmville》这样的游戏凭什么横空出世,大赚特赚。”惠特森说。“所以,除了游戏本身出色,引擎盖下的数据肯定也是很重要的。”

与过去相比,开发者分析指标的方式也有明显变化。惠特森指出,如今开发者分析数据不再唯上级命令是瞻,而是会分析来自玩家等多渠道的数据。问题在于,这种方法只能帮助开发者将成功驱动至局部极大值,“但如果有更高的山峰,需要开发者首先跨越一个峡谷,那么完全依赖于数据是不可能做到的。”

“指标真的很有诱惑力,尤其是当你将它们视为游戏产业生命线时。”惠特曼称。

就本质而言,指标扼杀创新——数据有助于游戏优化,但于创新无益。惠特森认为,如果一家工作室以指标分析为工具,保持创新精神,那么整个团队都会对创造新内容充满饥渴,但如果工作室做不到这一点,将面临人才流失的危险。

惠特森同时指出,开发者一旦被指标驱动的思维方式束缚,做任何决定都要找实证(以判断其是否正确),久而久之将失去多角度思考的觉悟。“他们不再考虑游戏的成功要诀是否是其幽默感、模拟真实世界,让玩家与好友分享的体验。”她说。“同时具备两种心态很难,几乎不可能,就好比拍自己脑袋的同时揉肚子。”

所以,“要想你的开发团队制造神作,你就不能只在他们面前放一张电子表格。”

惠特曼称,数据指标分析不能悖离公德。在一家公司内部,开发者们需要公开探讨底线在哪里,不应无限度引诱玩家消费或猎取鲸鱼用户。此外她还指出,指标分析是高风险行业的综合症之一,开发者可以通过众筹网站Kickstarter,或专注于利基市场来回避此症状,但她强调风险仍然存在,成功与否“难以估计”。

在游戏产业,惠特森相信指标分析将一直存在,但她建议开发者将其视为整套开发工具中的一个。“我们需要将游戏产业构建成一个可以生活的地方,而非涸泽而渔,企图榨干市场。”惠特森说。

爱花写真

调教女老师大全

花花女诱惑

温馨baby写真图集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