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壶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咖啡壶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地名记忆中山南路一井紫泉洗了几代人的豆生[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23 02:13:44 阅读: 来源:咖啡壶厂家

闽南网1月12日讯 泉州市区中山南路侨光影院旁,有一条看起来不起眼的窄巷子——豆生巷。

这脆生生的巷名,得名于巷子人家从事的“洗豆芽”行当。本以为这会是一个不知始自何时的传说,却幸运地在巷子里找着了当年洗豆芽人的后人。

豆生巷口,刘师傅的修鞋摊,一摆就是20年

而另一份惊喜是,“豆生巷”这般小众的地名,在泉州市区,竟还藏了个“双胞胎”。

在1999年福建省民政厅编写的《福建省地名全册(中)》里,另一条豆生巷地点在泉州市区“新路埕中段北向”,标准名称为“投生巷”,别名、又名、曾用名一栏标注着“豆生巷”。

“正牌”豆生巷的老住户陈顺辉听说可能还有另一条“豆生巷”,摇摇头说不可能,据他所知只有中山南路这一条。

绕着新路埕附近三两圈,附近一家修车铺的师傅说,“好像是有的,应该在象峰巷那一带”;象峰巷附近的三位老人纷纷摇头,“豆生巷在中山路”;象峰巷附近的三朝巷街坊帮忙打听,得来的回复是,“似曾有耳闻,确切位置不清楚”……

如此,另一条豆生巷,云里雾里让我们也迷失了。如果您知道这条位于西街、新华路附近的豆生巷,我们很期待您来为这对路名姐妹花补上另一半的传奇和故事。

老规矩,以下是联系我们的四种方式:电子版来稿发送至邮箱1501629725@qq.com;手写版来稿平邮寄送至:泉州市泉秀街恒祥大厦16楼海峡都市报编辑部;口述请拨海都热线通95060;微信联系请关注公众号“花巷”。

紫泉仍在,水质已洗不了豆生

70年代以前 即便是隆冬 也守着紫泉洗豆生

一辆电动车在我们身边停了下来,一听我们是来探寻豆生巷的掌故,他打开了话匣。

他是陈顺辉,出生于上世纪50年代初,除了年轻时上山下乡离开家外,一直都住在豆生巷里。推开豆生巷2号的木门,陈顺辉领我们进入院子,院子的左手边就是一口井水。井盘是上世纪60年代再砌高起来的,井口写着“紫泉”二字。紫泉,就是源源不断为洗豆生供水的那口老井。

讲起洗豆生,那真是一项累活。他还记得爷爷奶奶和婶婆三人洗豆生的情形。首先,将绿豆洗干净装进陶缸里,填满水,再用稻草塞住缸口,这是第一步;之后得定时换水,装绿豆的大缸非常沉,灌上水有八九十斤重,一个罐能生产四五十斤重的豆生。豆生的生长周期约一周,这一周里,每隔一两个钟头,就得把大陶缸里的水换一遍。即使在隆冬的凌晨,也要这样守候着,一点懒都偷不得。如果没有及时补水,缸里的温度一高,豆生就会烂掉。

陈顺辉说,并不晓得家族洗豆生的行当究竟始于什么时候,或许爷爷的爷爷那时候就开始了。家里早先保留着上百个洗豆生的陶缸,每天都有一批豆芽卖到市场上,生意挺不错的。公私合营以后,家里洗豆芽的行当并入蔬菜公司。打那以后,豆生不做了,陶缸只剩下一两个。

上世纪60年代,泉州干旱,紫泉井里的水却不干涸。陈顺辉说,伍堡附近的居民,还有附近泉州商校的师生都来家里取紫泉水。或许是出于对古井的感恩,后来由社区、商校以及他们家,共同出资修缮紫泉。原本家中还立有一方石碑纪念修井事宜的,后来石碑也没了。但让人遗憾的是,井虽然还在,但离公厕化粪池太近,井水只能用来拖地板、擦桌子了。

陈顺辉说,“紫泉”得名于“紫江街道”,这是伍堡社区的旧称。

80年代中 窄窄的豆生巷 水货市场热闹得咧

“吃远芳,看侨光……”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泉州最流行这样的休闲方式。这附近还有热闹的南门百货、福人颐饭店,豆生巷里的老厝边见证着“南门兜,挤烧包”的热闹景象。紧挨着的豆生巷,在上世纪80年代还曾有两三年热闹的光景。

陈顺辉说,小巷虽窄,但四通八达。这竟催生了水货市场,那时候服装、布匹、手表、三用机等境外水货,纷纷到豆生巷摆摊设点,小巷挤得水泄不通。那时还是计划经济的年代,人们购买大米、粮食、布料等都还要凭票证,不过这样的局面持续不到两三年,小贩们就挪到专门的小商品市场经营了。

豆生巷里还有位95岁高龄的杨阿婆,可惜阿婆听力不佳。照顾她的护理工说,阿婆精神好的时候,倒是常常念起豆生巷以前的模样。陈顺辉觉得这些年泉州城市变化非常大,但是他眼中的豆生巷始终是原来的模样,时光在这里似乎过得很慢很慢。

按门牌标志,豆生巷现在还有十几户人家,以前有打石的人家、油漆师傅、裁缝的铺子和住家等。若不往巷子里走,很难发现泉州乐器厂竟藏身于此。

紧挨着豆生巷的,是赫赫有名的侨光电影院。早些年小孩以5分钱、1角钱的价格能看到一部电影,大人票价大约2角,豆生巷里的厝边要去看电影,只要从小巷穿过就到了。正对着豆生巷巷口的,还有泉州1949年前首屈一指的高楼——刘胜裕总行,这是新中国成立前泉州著名的五金、颜料、油漆店,这个制高点后来不断被新的高度取代。不过楼高4层,四楼西南角还耸立着一座亭台,十分洋气,至今仍是中山南路上的重要一景。

90年代末 修鞋的刘师傅 巷口一坐就20年

和封闭在陈家的那口紫泉不同,豆生巷靠近中山南路的巷口还有两孔相通的水井。露天的两孔井,紧挨着巷口的墙壁,与修鞋的刘师傅每日相伴,成了豆生巷20年来不变的“新景观”,不少游客甚至以为,这两孔井就是当年洗豆生的井。

刘师傅说,这几年来不时有记者来采访他,一不小心差点还成了“网红”。去年国庆节时,有游客经过豆生巷,竟把他修鞋时的照片发到了旅游网站上,听说点击量还不少。要不是来修鞋的顾客告诉他,他还被蒙在鼓里呢。刘师傅偶尔得闲,也会给这些来豆生巷的游客当当导游,介绍一下小巷的故事。

“在这里一坐就是20年!”刘师傅感叹,需要修鞋的顾客没以前多了,当然,像他一样坚守修鞋摊子的师傅也没那么多了。这是刘师傅自己的感觉,其实他一直在豆生巷口,许多老顾客大老远都跑来让他修鞋。

坚守的修鞋人,和不变的豆生巷风景,已经浑然一体。(海都记者 吴月芳 田米 文/图)

北京定做工作服

工作服订做

北京工作服定做公司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