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壶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咖啡壶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乡村大凶器207208章未完待续

发布时间:2021-01-21 02:55:50 阅读: 来源:咖啡壶厂家

本帖最后由 hanwuhan 于 2017-12-9 17:11 编辑

正文第二百零七章换种大计(上)

“啊…呜呼,呜呼呼,小祖宗,啊哈,你好棒啊,啊啊…”

“啪啪…啪啪啪”

幽深的小巷子里,一间“成人用品店”内,传出阵阵浪叫之声,时而婉转低沉,时而气壮山河,伴随着一阵狂风暴雨般的急骤肉击声。

“哎呀,这……”

偶有路人走过,闻得其声,不由得叹为观止,接着摇了摇头。嘟囔两嘴:

“可能是看片子吧,正常人哪能这么厉害啊?”

路过的人哪里知道,龙根就有一根与众不同的大鸡巴,正在里面双宿双飞,把两个骚娘们插得是欲仙欲死,两女不断地发出阵阵淫荡的呻吟声和鸡巴不断抽插小屄穴发出的阵阵“啪啪”声。

如果路过的人知道龙根有这么一根不同寻常的大鸡巴,肯定自卑死了,换做我,我也觉得很自卑。

里屋三人酣战近两个钟头,直到两女瘫软如泥,娇躯颤抖,龙根方才停止了“深入浅出”的访问,速度控制大号鸟枪,展开一轮儿疾风骤雨般的扫射!

战斗之,白皙浑圆腿缝儿间,隐隐画出两坨鲜美豆浆汁儿,热而粘稠,半透明乍一看跟胶水没啥区别!

龙根低头一瞅,小龙根依然战意高涨,未曾有丝毫败退迹象,虎头虎脑的颇有一番初生牛犊不怕虎的精神!

“啪”

扬手一巴掌,扇得黑漆大肉棒子摇来晃去。

“求玩意儿,一天就知道日婆娘,开闸放水的。能干点儿正事儿不?”骂了一句,龙根缓缓提起了裤头。

小龙根意犹未尽,自然有些不满,撑着裤裆,上面撑起一顶颇具规格的帐篷,下面胀鼓鼓的一坨,两颗鸟蛋分立两旁,中间勒了一道小沟渠。

“嘶,还这么硬朗?”这一幕正好被翻身的黄娟瞧见,掩着小嘴儿一脸惊叹,心底掀起一阵惊涛骇浪。

妈呀,这,这还是人吗?日了俩婆娘,足足整了两个多钟头,那驴玩意儿还硬朗着呢,呼呼啦啦整了半天,自己像被人抽筋扒皮似得瘫软,人还没吃够呢。

“真是好东西啊!”黄娟兀自感叹一声,目光中流露出不舍,她知道龙根要离开了,命中注定这根儿大号鸟枪不属于自己啊。

龙根回头冲俩婆娘一摆手,“龙爷爷走了啊,啥前儿有空,拉个场子,咱们接着日!”屁股一拍,就要走人。

“等等,等一等。”黄娟不知道哪儿来的勇气,忍着下。体火辣辣的抽痛,身上遮羞布都省得盖,一把拽住了龙根。俊俏的小脸儿微微泛红。

“咋啦?没把你喂饱?”

龙根回头笑笑,一点儿也不意外。低头轻轻捏着黄娟胸脯两颗紫葡萄,揉了揉,立马就硬了起来。

大肉棒子如今也算小有名气,虽然这“名”儿不咋好听。好歹也培养了一批批为它视死如归的好战友!诸如黄翠华,陈香莲等人,手指头脚指头加起来都数不过来!

龙根可以相当骄傲的拍着胸脯说:“第一次没让我日,是你的错;第二次你不送上门来日,是我的错!”

征服女人,大肉棒子那是相当的有自信!

而对于黄娟的留恋,龙根早早看在眼里,连自己*奸了她,都能当作没发生,并且主动送上门来,伺候着大肉棒子,这份情够深厚的啊。

“不,不,不,够了够了。”黄娟吓得连连摇头,自己能不满足吗?那鸡巴玩意儿太厉害了,捅的人骨头都麻了。

想着方才喷射的最后一刻,电光火石的一瞬间,鸟杆子终于扣动了扳机,“啪嗒啪嗒”,亿万颗子弟兵凝集而成的子弹头,扫向肉洞洞壁内,滚烫而炙热,击中的那一瞬间,整个灵魂都跟着颤抖!

“这个男人很强壮,很能射!”这是黄娟下的定义。

“那你勾引我做啥,行了,今儿就不日你了,你们俩下面屄屄嫩得慌,饺子皮都肿了,估计内裤都不敢穿!”扳开俩婆娘大腿,捏住饺子皮瞅了瞅,难得认真道:“买瓶儿润滑油擦擦,再弄点儿啥去肿的药,好好养养。”

完了,龙根指了指裤裆蓬起,坏笑道:“这鸡巴玩意儿太厉害了,下回日的时候我轻点儿啊。”

“呸!你还知道轻点儿呢,刚刚使那么大劲儿,差点儿没把骨头撞碎了!”杨婷躺在地上听到龙根这么说,心里暗暗呸了一口,美眸瞪向那臭小子,却多了一抹骚媚。

黄娟倒是没啥,抓着龙根手,一脸怯生生的模样催人泪下,娇滴滴道:

“你要走了么?”

龙根闻言突然变得深沉起来,眉头紧紧拧在一块儿,宽厚的额头上多了几根儿黑线。幽幽叹息一声,道:

“不走能怎么办呢?还有很多事儿等着我去做呢!”

“啥事儿?”

黄娟一脸认真道,心里却是暗暗想着,听王二牛说,以前不就是个傻子吗?现在脑子稍微好使了些,可穷乡僻壤的能有啥大事儿,摆出一副凝重表情,跟要拯救世界似得!

“解决全世界的妇女同志啊,这还不是大事儿么?”龙根一脸认真,哪里像装出来的啊。

“噗哧!”

黄娟拿眼横了横龙根,突然觉得这张脸好看的很,阳光、俊秀,还有一股说不出的坚硬!

“嗯,不可多得的好男人啊,不仅裤裆那东西大,说话还这么幽默,人还挺好看的!哎,我怎么就嫁给王二牛那傻不拉唧的色鬼了,色就色嘛,偏偏色的一点儿底气都没有!”想到王二牛,脸庞抹过一丝暗淡之色。

“行了,就这样,大家有缘再见。我先走了啊……”蛋扯完了,龙根准备撤了。

老实说,龙根不喜欢这种束缚,都是成年人嘛,耿直点儿、痛快点儿成不成啊?磨磨唧唧的像啥啊?

“要日就日,要干就干,干完就散!”此乃野战放炮最绝妙招,偏偏要搞得那么复杂,煽情,跟小情人似得,何必呢这是?说白了,不脱裤子谁也不认识谁啊。

“哎,别走啊,我还有话没说呢。”黄娟拉着龙根不撒手。

龙根摊摊手有些无奈,“大妹子,放过我成不?别那么自私,惦记我裤裆这坨的婆娘很多呢,别占用大伙儿宝贵时间啊。”

“不,不是,我我想,想,生个娃……”

黄娟闻言,有些不好意思,眼神儿怯怯的松开了手,双手垂在大腿间,没穿裤衩啥的,只能搓搓小腹处的几根儿卷毛了。

“啥,你想生娃?”龙根闻言,额头顿时涌起了瀑布汗。

这是干什么哩,难道真的要让大肉棒子为柳河乡,乃至于神州大地进行一次换种计划?

“天啊,大鸡巴磨成针我也做不到啊…老天,臣妾做不到啊……”

“大妹子,这事儿你看,你家男人不长了家伙事儿吗?”龙根心里掂量了一下,觉得还是少日外面婆娘的好。

一来嘛,表婶儿知道了得发飙;二来,外面这些婆娘万一嘴没把门儿的,还不得把自己这事儿全都给嚷嚷出去,日一个两个倒是没啥,借一次两次种也没事儿。可自己毕竟不是借种专业户啊!而且,借种这事儿,不是说能怀上就能怀上的,说到底,还是命!

“你瞅瞅,王二牛还是有能力的,日日你,还是能生娃的。这个,这个,你瞧瞧啊,我日了人王二牛婆娘,就是把你日了,回头还让人王二牛帮我养儿子,这有点儿不仗义啊……”龙根搓了搓手,分析了那么一下子!

“啊呸!”

黄娟轻啐一口,瞪着龙根哭笑不得,小巧的脸蛋儿跟猴屁股似得,红彤彤的,可爱的很!

“你把人都日了,还好意思那么说,你日了人婆娘还跟人谈仗义,这就是你所谓的地道、仗义啊?”

龙根哑然没开口,讪讪笑了笑。颇有些尴尬,也对,把人婆娘日了,回头跟人谈仗义,好像的确不是啥好东西。

“我真的想要个孩子,二牛那玩意儿能是能用,可哪能跟你比,日着舒服,射得还多,一坨坨的跟浆糊似得。王二牛耸一阵儿就累得跟死狗似得,挤两滴清鼻涕出来,能生啥娃?”

黄娟毕竟乡镇上做生意的,说话做事儿那都有分寸,瞅着龙根面色有些尴尬,以后还得求人帮忙解决性福生活,哪能一直给人黑脸看啊?

“大兄弟,我也不说啥,一来我是看上你裤裆那东西,很大,很舒服。我也挺高兴的。这样,借种的行情我也听说了一些,男娃五万,女娃三万。你这家伙厉害,我也享受了,这样,不管男娃女娃,只要怀上,我给你六万块钱,你看咋样?”

黄娟王八池吃秤砣铁了心要把龙根拴住,一出手就是六万!

“啊?这个……”龙根有些为难了。

正文 第二百零八章 换种大计(下)

钱不钱的龙根倒没咋在意,建房子是得花钱,几万块钱拿回去也顶不了事儿。只是有些佩服黄娟这婆娘,瞧着个头不大,长得小巧玲珑的,对王二牛顺从的像女仆似得,没想到做事儿这么有魄力!

自己好歹是站着撒尿的爷们儿,一个人鞭顶天立地?还能比不过一个婆娘!当即大腿一拍!

“好,钱不钱的就别说了,就当日了你,给你点儿补偿吧。一直日到你怀上娃为止,你看咋样?”

黄娟闻言一喜,“真的?”

“那可不,纯爷们儿,一口唾沫一颗钉!你请我吃顿饭就成了!”龙根难得不上炕爷们儿一回,感觉特爽。

“好说,走,烧鸡公,我请客!”黄娟也爽快的很。

“咳咳…小祖宗,咱们能商量个事儿吗?”杨婷这会儿也回过劲儿了,听着俩人谈话,心里也挺羡慕的,可惜自己没那么多钱啊。

这小门面脸,还是父母留下来的呢,成人用品,一天也卖不出去两样。男人一个月就给一千块钱的生活费,够啥?

“我,我也想生个娃,咱们以后就这儿日成不?两天一炮,你看咋样?”

龙根闻言差点儿背过气去,蔚然一叹:

“换种大计,无法推托的重任啊……”

一答应借种,黄娟忍着疼非得再来一炮,杨婷自然不甘落后,胯下润滑油一抹,骑马肉搏战,胸前两只肥肥胖胖的大白鸽飞跃而上,扑腾扑腾的在胸前跳着,柳条纤腰犹如风摆杨柳般疯狂颤抖,甩动!

顷刻间,黑色大蟒蛇四处乱窜,找寻温润巢穴,深入浅出,想要进行一场冬眠……大肉棒子是厉害,可没体力不行。尤其俩骚蹄子,非得让自己一个洞里射一炮,加上前俩轮儿一共就是四次!

眼瞅着亿万子弟兵飞身入狼穴,龙根有些心疼!那可都是精华呢,没三五个大王八吃了能补起来?

“妈那个吧子的!借种也不是啥容易事儿啊!”愤愤不平的骂了一句,提着裤子就要出来吃饭!

两炮完毕,已至傍晚,麻麻黑,路上行人少了许多,店铺也关了不少。

这时候小巷摇摇晃晃走出几个人来,一男两女,男的到没什么,两个女的不知道咋回事儿,叉开着腿,屁股蛋子是挺大,可撅得很不自然。细细一瞧,好像裤裆里塞了啥棍子似得,脸蛋儿却红润无比。 寒风一吹,三人一哆嗦,顿时精神了。

“走,烧鸡公去,饿死了。”龙根搂了搂肚皮,是真饿了。

“烧鸡公”的生意一如既往的好,究其原因,物以稀为贵,整条街道上,唯一高端大欺上档次的店面儿也就这一家了,其余都是小打小闹,一间门面,几张小桌子一搭,完事儿。人“烧鸡公”好歹有包间吧。

不过让黄娟郁闷的是,居然没包间了!

“什么?下午三点我已经打电话预定包间,你给我说没有?”黄娟有些郁闷,拿眼瞪了瞪前台小妹儿,胸脯突突的抖着,“你们还有没有信誉?做不做生意啊?”

杨婷皱皱眉头,面色也不好看。

搁以往,要不要包间都一样,吃干抹净走人的事儿,又不是谈啥国家机密,搞那神秘做啥? 只是,乡镇就巴掌那么大块地儿,街坊邻居大多还算比较熟悉,至少不面生不是,自己跟黄娟俩毕竟偷人了,完了还跟人出来一起吃饭,让人瞧见了,难免啰嗦两句,以后男人问起来不好呗!

“没包间就没包间呗,哪儿吃不是吃。”龙根等得不耐烦了,冲着前台妹子道:“别听她俩的,菜单给我瞅瞅,赶紧的上菜,饿死了。”

说完了,龙根白了俩婆娘一眼,似有不满,嘟囔道:“老子还不信了,里面吃饭还能香一些?”

东坡肘子红烧肉啥的龙根不感兴趣,专找牛鞭马鞭的点,镇店之宝“烧鸡公”倒点了一份儿,沈宏那孙子人不咋的,却没法否认“烧鸡公”的味道,那叫一个香甜可口,肉质鲜美。

“你,你还吃牛鞭啊,不至于吧?”服务员刚拿走菜单,杨婷红着脸小声问道。

那杆炮狙都如此厉害了,还用得着进补?黄娟亦是一脸疑惑,带着点点娇羞。

“你们懂啥?躺床上享受得了。”龙根翻了个白眼,心底一阵腹诽,老子也是人好不好,除了鸡巴大点儿,都一样,吃五谷杂粮,拉屎放屁一样一样的,咋就不能吃牛鞭了?

“这叫以形补形,吃啥补啥。不信你们回去多喝点儿牛奶,奶。子以后更大,跟俩排球似得,一走路两坨都跟着晃荡。信不?”一眨眼,又瞄上了俩婆娘的胸脯,胀鼓鼓的包都包不住,仿佛看见四只白鸽展翅欲飞,裤裆猛得一顶,那东西又不老实了。

杨婷俏脸一红,一瞪眼,“呸!”

心下一阵鄙夷,就那根儿大肉棒子简直就是“跳出三界外,不再无形中,”奇葩中的奇葩啊。还用得着进补?

“嘿嘿…”贼笑两声,还想调戏两句儿,门口又进来俩婆娘,眼珠子顿时就亮了。

身材高挑匀称,修长美腿下踩高跟鞋,上顶圆翘屁股蛋子,紧绷绷的牛仔裤,小细缝儿一览无遗;回头一瞧,胸部傲挺饱满,低胸毛领突显一道深深鸿沟,白嫩水滑,龙根险些迷失其中。

从下三路一直到脸蛋儿,龙根傻眼了。这,这不小红小青吗?

“啊,小青,快看,是小龙呢…”小红眼见贼亮,开玩笑,当小姐的,一对招子亮得很,瞅瞅面相便能分出个贫富贵贱;裤裆一扫,里面是鸟枪还是蚯蚓面条儿,早已了然于心。

唯独,唯独没把龙根瞧明白,不过话说回来,龙根就是一个异类,不在正常考虑范围中。

“小龙,你咋来镇上了呢?”小青眼珠子一转,顿时亮堂的给贼似得,哒哒踩着高跟鞋走到龙根面前,激动的连咪。咪差点儿跳了出来。

龙根一脸笑眯眯的看着小青,这婆娘,估计男人精华吃的多了,红光满面,寒冬里肌肤都保持着细腻光滑,活像剥了皮的鸡蛋,吹弹可破啊。

“是啊,小龙,来镇上咋不给我打电话呢?哎呀,人家可想死你了。”小红放得开,腰身一摆,坐在龙根旁边,小手缠着龙根,两团饱满压了上去,连声音都酥了。

龙根斜眼一瞄,哎哟喂,领口内一坨半月球体都压扁了,一大片白白嫩嫩的肉露了出来,瞧得心神荡漾,裤裆那根大棒子开始造反了。

“没啥,路过路过而已,没敢打扰你们啊,我知道你们实在太忙了,床上人来人往的…”龙根笑呵呵道。

“讨厌,说什么呢?”

“人家心里可只有你呢。”

两女同时瞪了龙根一眼,小红又靠了上来,小手磨砂着龙根强壮的胸膛,不自觉的夹了夹腿,有点儿潮乎乎的感觉了。

龙根翻了翻白眼,脸色讪讪,骚婆娘啥意思啊,就你那“妓者”的职业身份,还心里只有我?只有肉大棒子吧!

不过这话龙根没敢说,人小红小青俩说到底也挺不容易的,上次还舍身取义,帮衬着收拾了李良呢。

“没吃吧,大家坐下一起吃!”龙根俨然成了主角,大手一挥,又点了几根儿鞭吃。

对面的黄娟、杨婷直瞪眼。尤其是杨婷,心里升起一阵疑惑。

小青小红俩人,杨婷熟悉的很,经常到店里来买套子,一周起码得买二十个套子,职业特征也太明显了,能想不到吗?

“哎,小祖宗啊,你这女人缘也太好了……看来想用大肉棒子,竞争力有些大啊……”杨婷暗暗道,抬头瞅见两个婆娘笑得花枝招展,以后旁桌纷纷侧目,低声议论!

“这,这不是镇上最骚的小姐小红吗?咋,咋跟那男的那么熟啊…”

“是啊,旁边那个是小青,稍微青涩些,日着还不错呢,嘿嘿…”

“那小子谁啊,咋没见过呢,一口气叫了俩婆娘,不得了啊…”

“哎哟,这四个婆娘都不赖啊,水嫩水嫩的,胸大屁。股翘的,这小子一个人日得过来吗?”

“那谁知道呢,反正我是扛不住…”

“哈哈……”

本楼字数:6157

【未完待续】

魔龙诀手游

彩库宝典v7.3.512.8m

有盈彩票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