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壶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咖啡壶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在丽江徘徊的年轻人

发布时间:2021-01-25 15:54:08 阅读: 来源:咖啡壶厂家

在丽江徘徊的年轻人

“再不疯狂就真的老了。”卉卉坐在如诗画般客栈院子里,悠悠地说。  她说的疯狂,就是年方24,辞去上海的文职工作,到丽江当一个客栈的管家,过着毫无压力的生活,也就是所谓的逃离“北上广”。

但“疯狂”背后往往是有代价的,“有些人逃离两三年又回到了大城市,却无法适应了又回到了这里。”卉卉这样说的时候,有些无所谓,又有些无奈。  逃离大城市  生活在北上广的人,都很清楚这些地方的优势:工作机会多、工资水平高、公共服务好……但这些地方有个最大的问题,就是房价高、压力大,幸福感低。  “我原来的工作一个月收入才两千多,朝九晚五,日复一日没奔头。”卉卉说,就在一年前的假期她到丽江旅游,一来就喜欢上了这里,假期结束就回上海办了辞职,到丽江找了份客栈的工作,就住下来了。  其实客栈的工作,从早上8点到半夜,工资也就每月3000多,工作时间一点不比在大城市少,“没有挑战的工作内容,有人觉得乏味没有成就感,但我觉得轻松。”  在和记者聊天的时候,隔壁客栈和对面茶馆的老板过来串门,竟也都是从上海过来的,他们告诉记者,在这里每天只需要想一件事情——怎么毫无顾虑地浪费时间。  近些年,随着二三线城市经济的发展,与北上广城市差别的逐渐缩小,逃离北上广,越来越成为很多年轻人在理想与现实之间徘徊后的选择。  “北京、上海、广州的高收入只属于个别少数人,这里的一套房,到小城市可以买门面了。”今年43岁的北京人王晓告诉记者,他和妻子两人所有积蓄拿来付了北京城里一套三室户的首付,每个月除去月供后可支配收入不多。  王晓原来是金融机构的中层,妻子在研究院工作,两人每天都早出晚归,只觉得自己身心俱疲,“每年都难得有个双休日,睡个安稳觉,两人交流也越来越少,感觉我们都要被工作压垮了。”而且工作上的发展空间已非常受限。  2011年的夏天,两人到丽江旅游后,立即定下了在这里开咖啡馆,“大城市适合那些有追求有抱负的年轻人,对我们来说,生活质量更重要了。”王晓说。  复旦大学人口研究所副所长任远曾公开表示,随着城市人口的增加,城市的公共服务没有同步发展,教育、医疗等公共资源提供不足,尤其是向中低收入人群、流动人口提供不足,青年人要在一线城市安居乐业变得越来越难。  艰难的选择  然而,一些人回到小城市工作,却发现自己并不适应那里,或者那里的医疗教育等条件无法满足其后代的需求。  “我07年第一次到丽江,靠自己的摄影技术开了影楼,一年收入不比在北京低,生活没有压力很惬意。”影楼老板江一波对记者说。  但两年后,为了小孩上学他还是回到了北京重操旧业——摄影记者。  而仅仅一年,他又回到了丽江,“原因很简单,我已经不习惯大城市的工作节奏、竞争和压力了。”  这也是王晓、卉卉他们都提及的问题——丽江就像个远离尘世的世外桃源,在这里停留时间久了,很难适应“外面”的生活。  幸运的是,他们都有相对不错的家庭条件,父母收入可观,没有生活压力,可以承受得起他们随心所欲地“挥霍”青春。  然而,不是有逃离想法的人都能做到,尽管都市生活、工作压力大,但还是有很多人选择挤进去,“毕竟各种资源还是向一线城市倾斜。”卉卉说。  “如果中小城市的城市治理、软实力不跟上,那些在大城市生活久了的人很难适应,‘逃离北上广’也就很难真的幸福。”江一波说。  对卉卉来说,到丽江“避世”只是在她几十年人生中一断小插曲,一段“跨越年”,两三年后她还是回上海,因为对她来说,在丽江,找不到“合适”的老公。

江山名门装修效果图

室内装修图纸

地中海装修

水墨江郡装修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