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壶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咖啡壶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丽华的原始部落纪行05作者indainoyakou

发布时间:2021-01-20 10:06:22 阅读: 来源:咖啡壶厂家

字数:609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丽华的原始部落纪行(5)

这天直到入夜,丽华都夹在两个疲惫不堪却又不肯放过她的男人间,以满足彼此性欲来打发闲到发荒的午后。

相较於仅仅高潮一次的丽华,制作人与摄影师早早就射到再也无力勃起,无论她以多么熟练的口活吹着两人的软屌,都没办法再使其硬挺。即便如此,他们仍然将丽华揽进怀里,并要求她继续用手或嘴巴来服侍,使她一刻也闲不下来。

真正让丽华累到浑身出汗的,反而是男人们时不时就摸上来的手。不管是难得的休息时间还是埋首含舔软趴趴的阳具,欲火只要开始缓降,不久便会给其中一人的抚摸重新带上来。於是丽华整个下午几乎都保持微弱的兴奋状态,即使只给男人抱住磨蹭一番,她那刚降温的乳头和阴蒂也会迅速胀起,给男人们有意无意地玩弄一番后,再度抱持无法高潮的遗憾悄悄冷却。

本来就一身髒乱的三人,经过连续六个多小时、毫无目的的缠绵后,更是一个个飘出令人反胃的浓厚腥臭味。男女体液混合在一块恣意涂抹於彼此身上,再由闷热的热带气候所带来的热汗反覆浇淋,每人每吋肌肤都瀰漫着臭味,其中尤以丽华黑麻麻的腋窝、沾染精臭的乳晕、积满汗水的肚脐与黏糊糊的淫肉味道特别强烈,这股气味却又令肉体纠缠在一块的男女感到欢快。

天色转暗时,蹲在角落放完尿的丽华虚弱地回到男人怀里,重新被他们一前一后夹成三明治馅料。这回已经没人有力气承受她那将近六十公斤的丰满肉体了,於是改为侧面夹攻。制作人从后头抱紧那具温暖湿臭的身体,大腿横跨上去,孱弱的阳具触着轻微收缩中的肛门,却是软趴趴地无法插入;体力较好的摄影师已经可以勉强硬起来,但充其量只能放入丽华热暖又黏稠的肉穴,禁不起更多磨蹭了。这两个男人就算累到没办法施加爱抚,也要紧紧缠着眼前这似乎还在自个儿发着浪的骚货。

丽华其实并不讨厌他们那股超越体力界限的渴望,尽管他们从抱住她的那一刻起就没好好地说过一句话,但是丽华总能从他们的眼神与动作中感觉得到:这两个男人是把这当做最后一次爱在做的。这也是为什么她直到现在仍愿意给他们抱着、抚摸她那如厕后未经擦拭的淫肉。当尿骚味伴随摄影师无力的抠弄与抚摸蔓延到丽华黏黏热热的双乳上,她保持平顺的呼吸垂首,安静看着自己的乳头给那对沾染尿臭的手指轻轻搓弄的姿态。

营火燃起,聚集在外的土着数量开始增加,不知不觉间睡着的丽华给一阵又热又湿的触感惊醒,她还以为自己尿床了,不料却是摄影师那根已溜出体外、顶着淫壶的半软阳具正喷溅尿汁。

「喂!醒醒!」

给两人夹扁的丽华急忙拍响摄影师脸颊,然而尿液却持续灌入肉穴中,湿热感如涨潮般往体内延伸。眼见摄影师没啥反应,丽华又急又羞地自行蠕动着下体,希望能将那颗喷着尿的龟头移往它处,没想到这一动反而把摄影师的阳具吸了进来!

「呜齁……!」

受到刺激的阳具开始胀大,本来直喷穴口附近的尿汁跟着沖刷进去,沿途肉壁尽受尿柱喷顶,最终直直射向颈口附近,进而撼动一阵腥臭的子宫。量多到不像话的浓热尿汁维持强烈的冲劲持续喷往肉壁深处。

「停、停下来……!呜……呜齁哦哦……!」

热尿一波波地沖向湿润的颈口,逐步蚕食子宫颈分泌的黏液,酥麻颤抖着的丽华全然无力阻止男人的臭尿继续往体内窜动。所幸尿柱压力仅仅持续数秒便开始消退,侵犯颈口过半的尿汁失去了喷劲,只能被动地浸泡着未能顺利佔据的子宫袋。丽华瞪大了湿润的双眼,乳头迟钝地翘挺,阴蒂也在热尿缓慢排出体外的过程中竖起。

「呼呵……呼……!臭男人!起来啦!」

羞红着脸的丽华赏给睡到浑然不知的摄影师几下掌嘴,总算把他给弄醒了,然而对方却因为室内已暗到看不见彼此的表情,误以为喘着气的丽华在向他撒娇,迎面就是一吻。丽华实在也没力气反抗一个吻得起劲的男人,於是就在淫肉盛满此人的尿汁、子宫颈还浸泡在臭尿中的状态下,给摄影师乾臭的嘴巴吻了将近一分钟才被放开。含着舌头的厚唇牵着两人混合的唾液离开对方嘴唇后,她立刻又呼了摄影师一巴掌。

「好痛!丽华小姐,为什么打我啊!」

「你还敢说!你……你都几岁了还会尿床!」

「咦?啊,难怪我有梦到上厕所的梦,还是那种墙壁有个小洞、要放进去尿的……」

「谁……谁准你尿在里面啦!」

摄影师傻愣愣地意会不过来,不管丽华如何拐弯抹角地骂他,就是牛头不对马嘴。最后吵到制作人都醒了,她才既羞又怒地直指对方在她体内放尿一事,这下总算听到摄影师乖乖道歉。

谁知道身旁的男人一低声下气,丽华这女人又开始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

「再有下一次,我就不跟你做了!听到没!」

「对不起啦,丽华小姐……」

「我真受不了你们!搞得又髒又臭还不够,连小便都管不住!」

「你别生气啦……」

「走开!不要碰我!」

制作人在一旁听着丽华对摄影师颐指气使,等到她气出得差不多了,一只多毛的手臂立刻抚上她那柔软的腹肉,边摸边好言安抚道:

「丽华,别气了好不好?」

「谁叫你们男人都这副德性!不知道要我说几遍……嗯……!」

「好了、好了,放轻松。」

「你不要以为这样做我就……呼!不会生气……呼嗯……!」

说是这么说,那副淫乱的肉体倒是相当诚实。制作人一会儿揉肚、一会儿摸向她那挺立於尿骚味之中的蒂头,丽华不知不觉就被抚摸动作牵着鼻子走,娇吟逐渐取代怒骂。

「啊……嗯……轻一点……」

「这样吗?」

「对……就像这样……呜!等一下!不、不是这样!嘶……!嘶呜……!」

让丽华舒缓下来的轻抚忽然变调,制作人弹弄着蒂头的指腹无预警深压下去,紧接着两指并用、粗鲁地搓弄起来。本来轻吟着的厚唇顿时紧张地圈起,丽华禁不起阴蒂直击而频频扭动身体,然而摄影师却在制作人指示下重新压住她,无论她再怎么挣扎都无法回避阴蒂受到的刺激。

「嘶呵……!嘶呜……!呜……呜呜……!齁……齁哦、哦哦……!」

「这就对了,叫出来吧!」

瀰漫着浓厚尿臭的肉体磨蹭中,丽华浑身微颤地听着私处发出的咕啾声响,脑袋快速化为一团团没用但令人感到快乐的物质,仅剩的一些理智与自尊正使她勉强做出些许抵抗。

「你这女人啊,虽然相处起来很麻烦,但是仔细想想,其实并不需要和你正常相处吧!」

「你说什么……嘶呜!呜……呜呵……!」

「明明是这种随便挑逗一下就有反应、多弄几下就快高潮的淫乱体质,多亏你还有脸在那边趾高气昂啊!」

「什么跟什么……嘶、嘶齁……!齁哦哦……!」

或许是大脑已经处於几乎沦陷的状态,纵使制作人的一字一句都窜入丽华耳中,她却只能接收部分情报,无法将之拼凑起来。与其恼人地推敲话语的全貌,她那黏糊糊的意识明显倾向抛开仅剩的束缚、享受爱抚直到最后。

当丽华那对翘挺於黑暗中的深褐色乳头分别被男人的口与手挟持住,她终於按捺不住涌遍全身的酥麻感,仰首伸长了舌头、喊出响遍屋内的下流淫叫。

「我要泄了、要泄了……!要泄了啊啊啊啊……!」

肥美的乳头给充斥垢臭的牙齿咬住。

「呜齁哦哦……!」

蒂头被粗热的指腹压挤到痛悦不止。

「齁哦哦哦……!」

两股同时充满疼痛与快感的激昂直冲脑门,令脑袋一片空白的丽华涨红着脸放声嘶吼:

「丽华、泄了哦哦哦哦──!」

说时迟那时快,丽华刚刚进入高潮,浑身发烫的身体就给拉向一旁,整个人暖呼呼地躺平在地,制作人接着压了上来。那根处於半勃起姿态的髒臭阳具硬是插入丽华淫肉内,挤出一阵甜甜的淫鸣。

「对付你这种女人,就是要这样做!」

「呼欸……?」

享受着高潮余韵的丽华尚在恍惚,兴奋收缩中的肉壁就传出一片广泛的湿热感──制作人的软屌在她穴中尿了出来,尿柱迅速增强,笔直喷向颈口前段的淫肉。

「住手……呜齁!呜齁哦哦哦……!」

不久前才被体内喷尿的记忆迅速苏醒,一想到男人的尿曾经差点就攻陷她的子宫,丽华既亢奋又不安地做出微弱的挣扎。就算是精疲力竭的制作人,要压制住这女人因淫欲而起的反抗动作也是轻而易举。

「你这女人!不过就是个尿壶!少在那边给我扮公主!」

「才不是……嗯齁!哦哦……!」

「你这尿壶、尿壶、尿壶!下贱的尿壶!」

「噫齁……!噫齁哦哦……!」

给制作人紧压在地、持续注入尿汁的丽华再怎么想否认尿壶这句话,喊出口的却只剩下舒爽的淫鸣。她只能备感羞辱地听着制作人一吐怨气、同时又忍不住放声淫叫,直到阳具一滴不剩地在她穴中排光尿液,才因着压制解除、热尿大量泄出穴口而彻底瘫软。

「才……呼……才不是尿壶……嗯咕!呜噗!啾!」

「舔乾净啊,这个臭尿壶!」

「啾呜!啾咕!啾!啾噗……噗咳!咳咳!」

「妈的,早知道会被你害到这种地步,当初就该这么对你……叫你舔乾净啊!」

「啾噗、啾、啾噜……」

丽华着实吓了一跳,脑袋还没理出个头绪,只有嘴巴尚且遵照浅显易懂的命令吮舔着口中物。她实在不明白,一向对她疼爱有加的制作人怎么突然间就来个大翻脸?不仅如此,还把这场意外怪罪到她头上,这未免太超过了!然而比起这些事情,这个数小时前、不、是直到数分钟前都还对她如痴如醉的男人,竟然轻易地抛开两人的亲密关系、用起「尿壶」这个字眼来辱骂她,更是她始料未及的事情!

丽华不晓得该如何面对关系突然决裂的制作人,她只是不停吮弄那早被她舔乾净的柔软阳具,以混乱不堪的脑袋唯一想得到的办法来取悦这个男人。

§

深夜,制作人摇醒了躺在床上睡得头昏脑胀的丽华,并趁她不高兴地出声抱怨时蹲跨到她身上,将充满尿骚味与精臭的阳具塞入她嘴里。半梦半醒的丽华还将口中物当成了老公的宝贝,漫不经心地吸舔一番后,才因着嗅觉恢复而反应过来。这时制作人两手抱起她的后脑勺,慢慢地动起腰,勃起中的阳具随着摇摆动作咕滋、咕滋地插弄着丽华的厚唇,直到一记舒爽的叹息带着浓烈口臭喷向丽华的鼻孔,制作人才低声说道:

「丽华,你听好,保持这个动作,不要让那个女的起疑……」

说到这儿,制作人声调忽然上扬成了呻吟,彷彿十分享受丽华的吸吮。丽华迟钝的脑袋瓜还在试着将这番话与睡前的冷战衔接起来,两人维持现状好一会儿,待她意会出话中话,制作人已经给她吸出几分爽意来。

「记得直升机吧?中午就会过来……呼!所以,趁天亮前逃出去……呼!吸紧点,我快射了……!」

「啾咕!啾、啾啵、啾噗!啾噗呜!」

「你跟着我们跑就对了,懂吗?呼……再用力一点!」

「嗯呜……滋噗!滋噜!滋噜!嘶、嘶噜噜!」

「射了……!」

「呜咕……!」

制作人压紧丽华的头,给那对湿润厚唇磨蹭到射精的老二继续插了几下才松开,仓促之下射出的精液相当稀薄,她含了含便往一旁呸掉。

「坐好。」

「嗯……呜!」

丽华坐起来没多久,制作人便蹲下来把脸贴到她胸口上,流着手汗的双掌紧紧一掐,把她给弄疼了。接着摄影师也凑过来,呼吸急促的两人各自拥吻丽华的奶子,亲吻动作越来越粗暴,最后都咬痛了她。

「嘶呃!好痛……!」

两张嘴巴或咬或吸的索求着丽华的勃起乳头,持续将近两分钟,才纷纷放开她那湿热一片的双峰。好好壮了胆的摄影师抓住丽华的手、拉她起身的同时说道:

「一出门就全力奔跑,走!」

丽华点了点头,心跳加速地给摄影师牵往门口,但也感觉到身旁另有动静。

此时制作人来到他们身边,一把将默默监视着三人的老妇推倒,紧接着小小声地下达逃跑命令。三人趁着夜深人静冲出屋外,无视於坐在门口的两名看守者,拔腿就跑。

「呼呜呜──!呼呜呜呜──!」

其中一个土着站在原地呼喊睡梦中的同伴,另一个却是不假思索追了上来,脚程之快,几乎就要赶上才刚冲进树林间的三人了。

「噫……!噫噫……!」

赤脚踩在粗硬地面上的丽华很快就受不了脚底的疼痛,她的呼吸完全跟不上被人拉着跑的速度,遑论那备受男人宠爱、紧要关头却相当碍事的巨乳了。

「等等!慢一点!呼!呼呵!呼呵!」

晃着一对大奶奔跑的丽华没多久便气喘吁吁,速度随之减缓,但是一听到身后传来的追赶步伐声,又吓得逼自己跑下去。就在她以为自己似乎能够逃出生天的时候,给摄影师拉着的手忽然被放开了。

「丽华小姐!对不起!」

「咦……?」

丽华重心顿失,一脸惊恐地摔了下去──然而她尚未触地,就给追赶上来的高大土着及时扣住了腰,整个人向后弹进土着怀里。

「不要!」

浓郁骚臭味伴随结实无比的勇壮躯体囚禁住丽华柔软的肉体,渗汗的双乳与腹肉都被牢牢锁紧,无论她怎么反抗都没有用了。心跳声继续猛烈敲响着疲倦不已的身体,但是直到刚才为止都让她感到安心的男人却迳自逃跑了。

丽华深陷绝望而疯狂挣扎,直到体力透支才瘫软下来。土着一松开双臂,她又不死心地想逃跑,结果给对方一把揪住了头发扯回来。

「呼!呼!呼呃……!」

逃跑失败的丽华大口喘着气,狼狈不堪的脸蛋撞上某个硬挺着的玩意,当她察觉到那是土着的勃起阳具时,用力换着气的鼻孔已经贴着对方鼓胀的阴囊、深深吸进一股极其浓厚的精臭味。

「呼齁……哦哦哦!」

比丽华手腕要更粗壮、比她所见过的任何阳具要更长更坚固的巨大阳具,正贴着她的额头昂首挺立。血管浮起的粗厚包皮散发出惊人的淫臭与热度,彷彿将要捣毁她这个妄想逃跑的女人。

丽华整张脸被迫埋进巨根及巨睾之间,每一口呼吸都充满侵略性极强的精臭。她的精神本来就因为逃跑失败而迅速衰弱,现在又被从正面压制住她这个女人的巨屌给击溃了。

「嘶齁……!嘶齁哦哦……!」

噗滋!噗!噗哩哩哩!

嗅着土着精臭而彻底屈服的丽华吊起了双眼,乳头及阴蒂反射性勃起,膀胱括约肌和肛门括约肌则投降似地松弛开来,热尿喷溅而出的同时,粪便跟着一条条拉出。即使明知自己这副未战先败的肉体绝对不是巨无霸的对手,既失禁又亢奋的丽华仍然感觉得到淫肉正在加速分泌爱液、肛门也在脱粪后下意识地缩紧。

土着的精臭味不断干扰着她的思考,弄到她搞不懂自己的身体究竟是害怕还是期待了,或许两者都有吧!

天色开始转亮,那名高大土着最终仍未侵犯漏尿又脱粪的丽华,仅仅把那具髒臭不已、却又散发出交配气息的淫乱肉体一把扛起,挺着昂扬的肉棒将她带回部落。至於脚上头下、嗅觉范围始终没有脱离精臭味的丽华,则是一路沉浸在恐惧与肉欲的庞大压力下,既矛盾又热情地盯着那根倒立过来的巨大阳具。当她被扛回囚禁小屋时,早已因为受不了沿路扑鼻的浓厚精臭,两眼翻白晕了过去。

午后,脑袋乱糟糟的丽华披散着一头乱发,瘫坐在那张还残留男性臭味的竹床上。面无表情的老妇照样送上餐点、替她清洁私处,前晚给臭尿浸湿的肉穴已闻不到尿骚味,餐盘上也没了一条条蠕动的白虫。浑身髒黏又发臭的丽华便两腿开开地给老妇清洁一番,同时吃着难以果腹的无酱沙拉。

吃完东西,老妇罕见地带她到屋外去,但是外头却摆了四个渗出血水的大竹篮,吓得丽华双腿发软。手持长矛的土着们推翻其中一个篮子,篮口倒向丽华的方向,她看见了制作人的屍体被塞在里头;接着三个篮子相继倒下,里头分别是高大的摄影师与胖嘟嘟的直升机驾驶。四周响起一阵激昂的欢呼声,原本就精神不济的丽华这下完全崩溃了。

制作人、摄影师、三位助手、两名驾驶──她在这座岛上认识的几个人全都

死了。明明他们不久前都还抱过她,她的肉体还惦着与每个人的床第欢愉,没想到再次见到这些男人,已是一具具冰冷的屍体。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观阴大士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风靡全球的竞技棋牌游戏平台

乱世无双

少年歌行官方版

相关阅读